它仅仅只是一门被精通的手艺

2019-08-17 18:41栏目:娱乐
TAG: 娱乐

  许多文艺工作者,他们一方面极尽可能迎合市场,另一方面还要树立一块自我的丰碑。这是艺术吗?还是娱乐?

  艺术,追根溯源就是一种纯熟的技艺。而当代的艺术,竟变为神圣高洁的代名词,哪怕素人跟某种艺术沾上边,或者看起来有艺术范儿,都莫名受着追捧。可纯粹的艺术,它仅仅只是一门被精通的手艺,所谓追捧和高逼格,不自知的尴尬也就是自知者多少了解得到了。

  说到底,艺术本身只适合被欣赏,而它最值得受人敬仰的,却不是这艺术本身。反而是,在这无望飘渺的现实世界,执着追求艺术的艺术工作者所具有的品格。尽管某些艺术工作者纯粹地从心而动,丝毫不受无望感的滋扰。

  不要紧,这恰恰证明艺术者姿态万千地歪躺在坚实大地之上,而他们并不是所谓高逼格的神人。他们同样屙屎送尿,著衣吃饭,困来即卧。说来遗憾,多少艺术者都曾干过负心事。

  “娱,乐也”(来自《说文》的解释,娱乐的“乐”在此并无意义)。现代汉语的娱乐,可以解释为:快乐或使人快乐。欣赏艺术,能带来快乐,也是一种娱乐罢。

  娱乐于艺术而言,抛开当代大环境,娱乐的门槛要比艺术低得多。幼儿园的小朋友都能讲个笑话抖抖乐子。这反而是娱乐之幸罢。沐浴清晨华照、欣赏美丽的大自然造物、静坐享受悦耳的歌谣,这些只为快乐的动作,简直触手可及。上古时代礼仪之邦的娱,是大雅的娱。如今娱乐被大众所需,由大雅变为小雅,怎能不说是幸运?

  当代的娱乐,除却幸运,还包裹了层层贬义。这一点还可以用个实际的例子描述:文艺工作者迎合市场是好是坏?我个人的观点是,没所谓迎合,也不讲究好坏。同样用一个例子来解释:我干了三四年各种类型的推广工作。写博文本该有个良好的定位、搞些促进点击的标题、偶尔蹭个热点、写一些迎合受众口味的文章,一切都该为吸粉而创作。可并不是这样。

  表达之余,足够取悦读者,倘若再搞些迎合原罪的活动和噱头,哪怕是标题党,都能有更多的转发和阅读量,我的表达也将被更多人看到,这不是快乐的事情嘛。可我不高兴这么干,尽管自我多么地渴望被更多人阅读到。我有表达的乐趣,这一点唯我足够快乐了。也就是说,我娱乐,最先使自己快乐。

今日相关新闻

  • 涉及电竞产业的“扩大文化创意产业规模”版块
  • 受到广大年轻消费者的青睐
  • 很早之前有业界人士指出
  • 与男明星各自的母亲
  • 叶嘉莹借孔子之言表达自己践行“道”的态度
  • 建成国际人才大厦
  • 作为代表共同出席了活动
  • 麻辣天后传 20190320:命案现场千万不要这样做 冤